零碎的…

Be back to Shanghai since early August, during the past 10-15 days, there are ups and downs (moods), lefts and rights (decisions). Didn’t have Internet access where I was staying, so I just typed up everything on my laptop. Finally, I’m here sitting at my dorm. It’s actually not as bad as I thought it […]

讓人心寒的小孩

在香港斷斷續續待了兩個禮拜.有好幾天的上午都是給外面的滂陀大雨吵醒.惱人的天氣.大家都沒辦法.日子還得過下去.(不能改變現狀,就只能改變想法和態度.) 漸漸習慣了那陌生的床,還有一個人的生活.有沒有電視都沒差,反正我也都不怎麼看電視.朋友送來一個小音響,聽聽節目、聽聽音樂.一天晚上,在廟街一家唱片店子裡聽到一些“打進心裡”的音樂,就把那張唱片買下.一看,他們叫做Daft Punk. 現在回到深圳,卻睡不好.反反覆覆,在夢裡出現了很多人.很多想不到的執著.看來還需要時間參透. 一天走在深圳的路上,看到一個小女孩坐在媽媽單車的後座.大家等著過馬路,我看著她,沒料到無心的一望,會引來她的怒視、拿起拳頭向我揮過來攻擊.想不到這三、四歲的小女孩能作出那麼讓人心寒的舉動.有曰:人之初,性本善.如果人性本善的話,我想那就是後天環境影響,有這樣的社會,就要有自我保護的能力. 看到一段話,覺得用在國內,很合適: The world is a dangerous place, not because of those who do evil, but because of those who look on and do nothing. 在這裡,能做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好像已經是很不錯.

[轉載]我的“婚姻存摺”

[轉載自深圳Times歲月雜誌2008.01第六期] 這本日積月累的存摺,再貧窮的婚姻也不害怕透支. 我的“婚姻存摺”是出嫁那天,媽媽遞到我手上的.當時, 我以為會是一大筆錢, 打開一看發現只有1000元. 我用失望的眼神看著媽媽, 媽媽卻笑著說: “這是我特意為你們辦理的 ‘婚姻存摺’, 以后每逢值得紀念的日子, 都可以存一筆錢, 等到老的時候, 裡面除了錢, 還有無限的幸福…” 當時, 我對母親這份心思不以為然, 倒是丈夫記在了心上. 婚後沒多久, 他就先後存了兩個500元, 一個是因為他升職了, 第二個是因為我手術治愈出院. 當時我嘴上笑他無聊, 其實心裡甜蜜無比, 畢竟他把我的健康也當作一件讓他感到幸福的事.  沒過多久, 我懷孕了, 這一次, 我足足往裡面存了2000元. 但很快, 我們開始有了爭吵和冷漠﹔孩子出生帶來的快樂是短暫的, 洗不完的尿布、餵不完的奶, 進一步加劇了我們感情的惡化. 而那本婚姻存摺像被遺忘了, 寂寞地躺在抽屜角落, 上面的數字久未見漲. 我們鬧離婚的時候, 媽媽說, 你們先把存摺上面的錢花光了再離吧, 雖然錢不多, 但是你們共同的財產. 於是, 我第一次取了1000元, 然後拎著幾件心儀已久的衣服離開商場時, 我又回去對售貨小姐說: “對不起, 我不買了, 請你退回我剛才付給你的錢.” 也許當時的局面窘迫極了, 但我腦海裡想到的是那1000元婚姻積蓄的來源: 他是個害羞的男人, 但曾在街頭大聲地對我說 “我愛你”, 我為此存下100元﹔他記得我的生日、鞋號、密碼及最怕的事, 我為此在生日那天存下300元﹔他對女人有風度, 也有距離, 不給暗戀他的女下屬任何機會, 我為此存下500元…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