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Manager

I’ve never noticed the term “life manager” until I came across this during my internship, doing a local adaptation for a foreign brand in China. The company sounds nice and the job sounds fun, however to me, it’s not much of a difference. Why suddenly thought of “life manager”? Life managers are supposed to be […]

上海六月天

再一次写博客的时候已经是六月最后一天了。到了上海已经一年,我觉得这一年还算是没白过的。今天,这是我第一次用简体字来打博客。想不到会有这一天。这可并不代表我已经遗弃了美丽的繁体字,只是我觉得这个打简体字的软件实在是很好用,而且很快而准。六月的最后一天也是要交很多功课的一天。现在大家都开始实习了,有的回老家去实习、有的到中国其他城市去、有的到海外去。一下子好像大家都各散东西了。还有两个月我也会到西班牙去交换,还有去多伦多参加两个好朋友的婚礼、和看看父母。从五月至今,一直都很忙。跟朋友聊天的时候也好像只会说忙。结果前晚终于受不了,爆发了。需要给自己一些空间和休息。很久没有去运动了,觉得很不健康。那麽忙,不知道为啥。 好,希望七月份可以多博客。

夏之來臨

自從來到上海後,一直沒有機會下載音樂,但是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聽聽一直忽略了的那些音樂,可是日子長了,還是會有點厭倦的.幾天前忍不住,終於下載了宇多田ヒカル的《This is the One》.今天看到戴佩妮的《原諒我就是這樣的女生》,就把心一橫,冒著會被學校發現的危險去下載回來(註:在學校內是不容許P2P的). 聽著聽著,她的歌都會給人那種特別的感覺.這就是創作吧,世界上不會有一模一樣的作品. 再談談學校吧.現在是第三個學期,聽說這應該是很舒服的一個學期,功課的壓力不會太大.但現在看起來好像跟想像中的差頗遠.雖然拿的都是選修課,但每門課都好多事做.其中一門是中國經濟課,教授是中國近代經濟的泰斗吳敬璉.年屆八十歲的老人家,依然精神奕奕的隔天教兩班、共六個小時的課.但是用中文學經濟對我來說可是第一次.聽著他講過去五十年的經濟和歷史,一講便講三個多小時,很多時候講得高興他不會放小息.啊!真的有點吃不消.對他,我要寫個"服"字. 這個學期的選修科都要自由組隊,結果可以看到很多中國學生非常有"競爭力"的一面.還沒上第二堂課,很多人已經mark住那些成績好的同學們.然後,還神神秘秘的不告訴別人是跟誰一組.唉.好像只要是有點利益衝突的時候就馬上小心起來. 這個週末會到香港一趟參加中學同學的婚禮.身邊的人,最近都有些好消息.看來這兩年我會有機會做"姊妹"了. 夏之來臨也就是說蚊子來了.打打打,打死你,蚊子~! ***** 西藏牦牛向你 say Hi!

Term 3

Yes. I’m going to type this post in English (finally). Since I came to China, I think I only have about 1-2 posts per months. Today, it’s the anniversary (due date) of my website hosting. It’s not cheap at all, over CAD 100 per year. I have to say, this website hasn’t been using tha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