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

1999年的事情。

想不到十多年前的事情,他還記得那麼清楚、還那麼介懷、那麼的感到可惜。

我想,我可能就是他每次喝醉後會想到的那個人。

以為一切都褪色到變成一張淡黃的紙,卻想不到原來我還存在在這個人的心裡。

但大家各自的路已經走得很遠,這兩根線是不會再交匯的了。

希望他好好的,我也好好的。

不應留戀 “捨不得” 與 “已失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