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的鬼魂

最近一直睡不好。很多很奇怪的夢,還有夢到掉牙齒。忍不住網上搜索一下關於夢境的事。原來掉牙齒是很經典的夢境 – 它意味著改變與壓力、還有恐懼變老。可能最近壓力比較高吧。很多改變。但我不還說自己是一個擁抱改變的人嗎?可能人的天性都是比較安穩的。一年之計在於現在,決定至少隔天就去做運動,每次至少跑30分鐘。看這些壓力還能不能繼續! 作家的鬼魂 – 也不知道我是真的有聽說過還是做夢。只記得好像有這個說法:作家很多時候都會遇到瓶頸、沒有靈感的時候,還要有商業死線的壓力,有時候真的越想就越想不出東西來,壓力也越來越大。為了解決這個壞循環,很多作家都會嘗試想象在他旁邊有一隻鬼魂,而在遇到這種無靈感的情況,作家就可以譴責那隻鬼魂 – 為什麼鬼魂讓他想不出東西來。無形中,壓力就沒有那麼大。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也需要這隻鬼。還需要能夠接受有些事情不能做到完美,能完成就好了。這是妥協嗎?  

新年願景

2015年的新年假期,宅在家裡休息了好幾天。在家燒菜煮飯、追看連續劇,和朋友見見面。才發現原來很久沒有過這種悠閒的時刻。這幾年好像每個長短假期都會在外、又或者有事情要處理。其實沒有什麼真正的休息過。可能這種才是“常態” – 其實是沒有什麼休息不休息的。就好像對於一些人來說,工作和生活本來就是一體(比如說那些家庭企業)。有時候我也覺得那沒有什麼不好的 – 尤其如果是在做一件自己喜歡的事情。 十二月底見到前度。他還是一樣。一樣對passion的執著,每次見面他都猶如鳴鐘提醒我做自己喜愛的事情的重要性。問題是,我並沒有找出自己的passion所在。又或者是,大家只是對於passion的表現不太一樣。其實這也是從前我和他最大的問題所在。他所求的,我給不了。 2015年,我又再一次重新出發: (1)繼續學習西班牙語 (2)持續運動 (3)每月閱讀2本書 (4)研究金融 (5)工作上做出正確的選擇與priority 在這基礎上,培養持久的興趣。 2015年,工作的轉變、關係的轉變。要抱有一顆開放的心、還有正能量。今天寫下來的東西,可能有一天會覺得微不足道。人生就是這麼一步一步的走過來的。

懷舊

再一次來到巴塞羅那。夾夾埋埋好似已經係第十幾次了。多得有個非常好動兼且鍾意到處搵嘢玩搵嘢食嘅同事,這三年多來差不都多每次出差都一齊。 三年幾了,蜜月期終於過去,最近忙得不得了。隱隱覺得可能我和他的緣份亦快完結。人與人之間就係咁樣,無不散之筵席。不過都只係我嘅感覺,當然希望還可以一齊繼續共事。 2014年過得真快。最近每日都有看香港報紙,每日看到新聞都覺得好可惜,很不希望香港一蹶不振。我愛香港,我愛講廣東話。這篇文章亦是我這十年內來第一次再次用粵語拼音打字打出來的。 年過三十,開始進一步找尋自己。在上海六年多,燈紅酒綠反而返璞歸真,因為發覺當最基本的清新空氣與好水都是得來不易嘅時候,人自然會回歸根本。 你可能會問我為什麼還留在中國,這個問題其實我都暫時回答不了。時間會告訴我們一切。

1999

1999年的事情。 想不到十多年前的事情,他還記得那麼清楚、還那麼介懷、那麼的感到可惜。 我想,我可能就是他每次喝醉後會想到的那個人。 以為一切都褪色到變成一張淡黃的紙,卻想不到原來我還存在在這個人的心裡。 但大家各自的路已經走得很遠,這兩根線是不會再交匯的了。 希望他好好的,我也好好的。 不應留戀 “捨不得” 與 “已失去”。